天天炫斗破解版无限钻石

請百度搜索馬鞍山首拓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關鍵詞找到我們!

熱點推薦詞:

行業動態

新能源汽車產業要適應新常態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5/12/31     瀏覽次數:    

新能源汽車產業要適應新常態


我國新能源汽車往年1月銷量

今年前3個月,對于新能源汽車產業來說似乎并沒有太多好消息。一直懸著的2017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終于在2016年的最后一個工作日靴子落地: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除預期中的補貼標準下調20%之外,還有地方補貼不得超過中央補貼的50%等進一步補貼退坡的規定。1月8日,中機車輛技術服務中心發布關于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申報工作的通知,車型目錄重審導致北京新能源汽車停售了一個多月。

  在降補和目錄重審的雙重作用下,中國新能源汽車2017年1月的產銷量比去年同期分別下降69.1%和74.4%。這樣的市場反應又給業界提出了老問題,我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只能靠著政策補貼為繼嗎?緊接著在3月5日,李克強總理的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2008年至今幾乎每年必提及的“新能源汽車”,悄然改成了“清潔能源汽車”。于是,輿論開始猜測,新能源汽車還是中國的重點發展方向嗎?


新能源汽車中央財政近年補貼


調整補貼標準,改進資金撥付方式,提高補貼的技術門檻,健全監管與懲罰機制是本次財政補貼政策的四大調整措施,具體調整內容如下。

  其一,調整補貼標準。普通消費者最關心的乘用車中央財政補貼下調20%,同時要求地方補貼不得超過中央補貼額的50%;專用車和貨車按電池總儲電量計算補貼,由原來的1800元/千瓦時下調至1000元至1500元/千瓦時(按儲電量分段計算);新能源客車補貼依據由原來的純電續航里程改為電池總儲電量,并將單位載質量能量消耗量(Ekg)的上限定為0.24瓦時/公里·千克。該上限值低于上一版技術要求的最嚴上限值0.25瓦時/公里·千克,大大提高了技術參數要求。

  其二,改進資金撥付方式。新能源汽車補貼方式由原來的每年2月底前預撥部分資金改為每年年初申報上一年度所銷售新能源汽車的補貼,且加強了對于申報銷量的審核要求。

  其三,提高補貼的技術門檻。乘用車增加了相應工況條件下百公里耗電量要求;專用車增加了單位載質量能量消耗量(Ekg)、噸百公里電耗等要求;進一步提升了客車單位載質量能量消耗量(Ekg)要求;通過引入動力電池新國標,提高了動力電池的充放電性能、能量密度、循環壽命和安全性等指標要求

  其四,健全監管與懲罰機制。對于2016年出現的部分車企騙補現象,本次政策中專門增強了監督檢查要求,并明確了對于騙補企業和有關政府公職人員的懲罰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措辭是在治理機動車尾氣部分提出“鼓勵使用清潔能源汽車”,而2016年同樣是在環境治理部分,提法為“大力發展和推廣以電動汽車為主的新能源汽車”。

  新能源汽車,是指采用新型動力系統,完全或主要依靠新型能源驅動的汽車,包括純電動汽車、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及氫燃料電池汽車。相比之下,清潔能源汽車的范疇要廣得多,是以清潔燃料取代傳統汽油的環保型汽車的統稱,具有低排放和低能耗特征。簡單來說,除了上述的新能源汽車外,使用天然氣、生物質燃料汽車,混合動力和太陽能汽車都屬于清潔能源汽車。

  無論是“新能源汽車”還是“清潔能源汽車”,對于汽車行業的訴求仍然集中于環境治理問題,但“清潔能源汽車”提法的首次出現,表明了中央對于實現機動車尾氣減排的途徑已經由單一的“新能源汽車”擴展到了更加廣義使用清潔能源的汽車,這是與其他國家多途徑并行的做法相同的。

  綜合以上,2017年補貼退坡政策的出臺可以解讀為:未來政策的趨勢是不斷提高享受補貼的技術門檻,鼓勵以技術進步作為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的動力;加速產業集中,培養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以“扶優扶強”逐步替代產業發展初期廣撒網式的經濟補貼;未來的政策將隨產業發展不斷調整。而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清潔能源汽車”的出現,則可以看作是政府在意識到新能源汽車產業“蠻荒”發展的弊端之后,鼓勵交通部門減排途徑多元化的信號。

  這些變化的背后是中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全球第一,脫離了片面追求產銷量的初期狀態。只是這種高補貼、低門檻的狀態保持了很久,久到讓從業者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常態。而在“三去一降一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環境下,提高產業集中度,促進技術進步和成本降低將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政策導向,新能源汽車行業要適應這種新常態。新常態不代表不再鼓勵新能源汽車的推廣,而是促進掌握電池、電機和電源控制系統等關鍵技術的優質企業發展,擺脫之前只要把車造出來就能享受政策紅利的狀態。這種狀態已經帶來了騙補等現象的出現,沒有技術升級一味貼合補貼政策的生產實際上是在浪費寶貴的產業資源、透支市場信心。

  經濟補貼政策將在2020年全面退出,這樣的形勢將倒逼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創新和重整。新能源汽車本身就是產業創新升級的產物,如果不繼續技術創新,就無法實現中國通過新能源汽車的領先在全球汽車行業 “彎道超車”的愿景。

  目前,新能源汽車的電池成本仍然是主要瓶頸,在這樣的高新技術產業,要降低電池成本不能只依靠規模化和精益化生產,而更應該通過技術升級來驅動。產業政策新常態已經到來,主動、盡快適應新常態,致力于企業創新和技術研發是新能源汽車企業謀求長遠發展的必經之路。(作者:馬少超,為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博士生)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天天炫斗破解版无限钻石